您的位置: 首頁 > 新聞 > 推薦

財報喜人 網易云音樂的用戶為何樂不起來

出處:文化/旅游 作者:北京商報沸點調查小組 網編:王巍 2020-05-21

凈收入、付費會員雙增長,雖然沒有具體的數據,但網易云音樂對于最新的業績表現頗為滿意。在這份滿意的財報之前,左手滾石、右手華納已經讓網易云音樂在版權的路上越走越順。但用戶的吐槽仍然源源不斷,回不去的周杰倫、點不亮的灰色歌單、數不清的cover版本,再加上越來越繁雜的社交功能,持續“買買買”的網易云音樂似乎還是無法滿足用戶們的需求。

微信圖片_20200521002212

凈收入、付費會員雙增長

5月20日一早,網易正式發布截止到2020年3月31日的一季度未經審計的財務業績。數據顯示,網易公司一季度凈收入為170.6億元,同比增長18%;歸屬于網易公司股東的持續經營凈利潤為35.5億元,同比增長近30%,兩項指標均超市場預期。

其中,網易云音樂的表現也被著重提起。財報顯示,報告期內網易云音樂凈收入保持同比增長,付費會員數不斷增加,同時網易創新及其他業務毛利潤的同比增長也主要得益于網易云音樂的凈收入增長;由此帶動創新及其他業務凈收入同比增長28%,達到30億元,占總營收比重為17.6%。

“網易云音樂在一季度實現了同比三位數的營收增長,付費會員人數和會員收入持續增長,直播收入也在快速增長,”在隨后的業績說明會上,網易CFO楊昭烜進一步透露。

但對于具體的增長數字以及營收規模,網易與此前一樣,仍是未對外公布。

就在這份滿意的財報發布前不久,網易云音樂已經接連公布了不少好消息,主要集中在此前公認最薄弱的版權方面。

今年以來網易云音樂在版權領域動作頻頻,先是3月宣布與吉卜力工作室和滾石唱片達成戰略合作;短短兩個月后,網易云音樂又宣布與華納版權達成戰略合作,獲得后者130萬首音樂詞曲版權;之后5月15日,又宣布與少城時代達成版權合作。此外,網易云音樂獲得《歌手·當打之年》《我們的樂隊》《聲臨其境》《中國新說唱》等多部綜藝的音樂版權。

“在拿版權方面,我們的態度一直都是愿意花錢。”在當天的電話業績說明會上,網易首席執行官丁磊也進一步強調,同時透露稱目前版權費用依然是網易云音樂業務成本的大頭,未來網易將繼續保持對原創音樂人的投入。

未標題-7 拷貝

版權質量遭吐槽

無論是營收與付費會員數的雙增長,還是多項版權合作的達成,網易云音樂向外界傳遞的狀態無疑是正在大步向前、快速發展。網易云音樂方面提供的數據顯示,該公司目前已和國內外200多家音樂公司達成版權合作,曲庫總數超過3000萬首。

“云村終于爭氣了!”就在網易云音樂版權城池不斷擴張之時,有網友甚至發出了這樣的感嘆。但翻身仗沒有這么容易打,即便坐擁千萬級曲庫,網易云音樂仍面臨著不少質疑。

網易云音樂資深用戶胡先生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從數量上看,網易云音樂確實有不少音樂作品,但不少熱門音樂卻不在這龐大的曲庫內,歌手周杰倫的歌曲就是代表之一,自此前因版權到期下架并引發一系列糾紛后,就再也無法在網易云音樂上聽到周杰倫的歌曲,同時樂隊五月天的歌也基本都是灰色的狀態,“買了這么多版權,肯定不缺錢啊,可就是買不到我想聽的,這種操作我真是不太理解”。

在頭部歌手作品仍顯不足的情況下,網易云音樂的平臺上還出現了許多未授權的cover版音樂和MV內容。作曲人路鵬對此強調:“作為音樂人,我們特別抵觸cover版本的音樂。任何一首歌曲都是會受到《著作權法》保護的,如果有人想要翻唱,也是需要經得相應的著作權人同意,并支付報酬的,作為平臺,如果真的保護、重視獨立音樂人,就應該有自己的責任與擔當,不應任由這些未經得授權的作品在平臺上任意傳播。”

除了版權質量問題,付費用戶也對網易云音樂的體驗感產生了部分不滿。其中,網易云音樂付費用戶徐女士表示,購買會員后,部分作品仍需單獨再付費,此外,會員時間到期后,此前付費已下載的歌曲也無法繼續聽,這一設置的體驗感甚至不如非付費用戶直接在線聽歌的體驗。

“對于網易云音樂而言,版權問題一度是公司發展的痛點。網易云音樂也曾因此多次涉及版權侵權等問題,并受到用戶詬病。所以這也從側面印證了為什么網易云音樂總是在買個不停。隨著在線音樂平臺的競爭不斷加劇,要想抓住用戶不能只是以量取勝,還是要拿內容質量和用戶體驗說話。”樂評人肖冉如是說。

頗具諷刺的是,就在丁磊直言網易云音樂注重版權、重視獨立音樂人后不久,微博上便有自媒體發布消息稱,“知名音樂人起訴網易云音樂侵權勝訴”。有媒體從中國裁判文書網獲悉,網易云音樂因侵權而被音樂人告上法庭,最終法院以網易云音樂在向公眾提供涉案歌曲未注明詞曲作者或標注錯誤,判定侵犯了該音樂人的署名權,網易云音樂運營公司需賠償1萬元。

針對視頻內容被指侵權,以及用戶的反饋問題,北京商報記者向網易云音樂發出采訪函,但截至發稿對方未就以上問題予以回應。

平衡社交與內容

版權的競爭只是爭奪用戶的第一步,在線音樂的戰場上,圍繞版權延伸開來的商業模式才是核心。從單純的音樂播放器,演變為音樂生態,被公認為是網易云音樂的發展模式。在2019年發布二季度財報時,丁磊曾親自為網易云音樂描繪了“會員+廣告+直播+社交”的藍圖。

網易云音樂相關負責人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現階段,網易云音樂的收入來源主要包括會員、廣告、直播、數字專輯、票務、音樂周邊等,未來還將有更多創新模式。

從數據來看,“后浪”是網易云音樂的主力軍。目前,網易云音樂用戶日均使用時長為1.5小時?;钴S人群中,“95后”占比已經超過60%;在2019年的新增用戶中,有85%都是“95后”年輕人,年輕用戶對優質音樂內容也具有更高的付費意愿和能力。

為此,網易云音樂不僅接連推出了100場高品質現場級音樂付費直播,還上線了專屬于年輕人的K歌App——“音街”測試版。在生態化布局的路上,網易云音樂的步子邁得越來越大。但隨著網易云音樂對于多種模式的探索擴張,不少音樂人、用戶也追問道:“網易云音樂的初心呢?”

“基于對社區及社交性的看重,截至目前,網易云音樂在短視頻、直播、云村社交等領域均已進行相關布局。雖然更多產品及功能的出現向用戶提供了不同角度的體驗和玩法,但因含金量較高的優質內容相對較少,同時出現大量與音樂無關的內容,也引發了部分用戶的反感,并被視為用力過度而本末倒置。”胡先生如是說。

樂評人流水紀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評論稱:“諸多社交功能的加入已經讓網易云音樂越來越龐雜,網易云音樂需要找到的是保持優質樂評內容與社交功能之間的平衡點。”

從市場發展的角度而言,音樂平臺確實需要推出其他服務來實現盈利。一米觀察創始人王毅認為,互聯網用戶數量增長已近峰值,在線音樂平臺若僅依靠用戶對音樂作品的付費來實現盈利,時間較長,因此需要依靠其他的服務,但如何做好并實現深度的聯動則是關鍵。

據七麥數據顯示,截至北京商報記者發稿,在安卓市場排行榜的在線音樂類App中,網易云音樂排在第三位,而在iOS榜單音樂類App暢銷榜中,網易云音樂則位列第二位。

北京商報沸點調查小組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北京商報》社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商報總機:010-64101978 網站熱線:010-64101986

商報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100013 法律顧問:北京市匯佳律師事務所(010-64097966)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84276691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003726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10335號  京新網備:2010006號

甘肃快3人工计划